德国开学那一天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家庭教育

中国高考时全民“护考”大概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景观。面对这个独一无二,我总会想起在德国所见的另一道人文景观:孩子入学的那一天。这天整个德国呈现出一派庄严、神圣而又隆重的气氛。整个社会,都将这种独特的不是节日胜似节日的气氛渲染得浓浓的:市政府在公共场所张贴公益广告,警告驾车者限速行驶;增加了警察巡逻班次,并在学生集中的路口,加强雷达监控;汽车俱乐部和壳牌石油公司联手编印《上学路途指南》免费散发……入学的孩子,同样成了绝对的社会主角。他们一个个肩背彩印的盒式书包,怀抱裱糊着五彩卡通画的、和他们差不多高的锥形糖袋,由父母、亲友陪着,点缀了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。

不过,他们先去的地方不是学校,而是教徒联谊会。这是教徒们交流感情、增进友谊的场所。这一天,礼堂里布置得像过节,洋溢着轻松而热烈的气氛,天花板上挂满了彩带,镁光灯闪烁不止,都是父母和亲友在忙着拍照或录像,为孩子留下人生最珍贵的这一刻。台上主持仪式的有两个人,分别代表天主教的神甫和基督教的牧师。主持者要孩子们高举锥形的糖袋表示报到以后,活动便在这五彩缤纷里悄然开始。说“悄然”,是因为既没有主持者一本正经地宣布开幕,也没有师长的致词,更不见什么家长代表的讲话,却在舞台中央出现一只红嘴黑翅的乌鸦布偶,叽叽喳嘑地开始饶舌。乌鸦,在这儿是吉祥之鸟。此刻被套在一名主持人手上,蹦蹦跳跳地和主持人展开对话。说的是好孩子在崭新的环境里如何友爱相处。语言浅显通俗、生动幽默,不时引起孩子和家长们一阵阵笑声,将整个会场笑出了无长无幼、无你无我的谐趣,笑出了一片新的集体里才有的鲜活气氛,笑出了小伙伴间、长幼间的一片融洽。于是乌鸦邀请孩子们上台去,按天主教和基督教不同的家庭信仰排成两队,分别从神甫或者牧师手里接过一根红头绳一般的红丝带,在身边选定一个新伙伴,面对面地站定,按神甫和牧师的要求,互相把它拴到对方的右手腕上,并说明:这一根红丝带是此时此刻上帝赐给他们的一份礼物,也是社会对他们的未来人生所寄予的第一个希望,它有个专用名词,叫友情带。

这场景,把大厅里的气氛推向了热烈欢快的顶点。当孩子们回到各自的座位以后,风琴声随即响起,所有的家长与来宾,对照当场发送的一张歌谱,齐声唱起来。孩子们读不出歌词,但那一脸稚气的严肃,说明他们已经沉浸在这热情澎湃的曲调所蕴含的庄严与神圣里了。

经过了这一步,家长才带着手腕上拴着友情丝带的孩子,走向各自学校去“归队”。归队,归的就是友情之队。这有另一种独特的仪式:先到礼堂观看文艺节目。节目都是由三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表演的。在这里, “大哥哥、大姐姐”就是“友情带”的延伸和具体演绎。也就是说,从这一刻开始,每个孩子分别和三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对口挂钩,结成了提携帮助的对于。文艺表演,就是“结对于”的一种见面方式。节目很生动,有改编自《格林童话》的短剧,也有歌舞,一名舞蹈者代表一个德文字母,边歌边舞中所拼出的词句,不时引起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慢慢地,新同学融进了新集体,然后由老师和大哥哥大姐姐们带进各自教室里去……

中国是诞生孔子的“仁者爱人”、墨子的“尚同”与“尚贤”的“兼相爱,交相利”之义的国度,?可是,对孩子的开蒙教育,我们侧重的是什么呢他们在跨进校门的那一天,心里被装得满满的,是家长、亲友、社会的叮咛:好好念书,争当第一名,做高考中的状元郎,千万不要忘了全家人的期望啊。我觉得,这是一份将所有同龄人当做对手、充满了绝对排他的潜规则的期望和叮咛,也是背离了孩子天性的期望和叮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