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语_祸起萧墙的故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成语故事

春秋时,鲁国自鲁文公后,即由大贵族、新兴的地主阶级的代表季孙氏执政。到鲁哀公时的季康子,名位虽是卿大夫,实际权势之大,早已超出国君之上(参看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)。当时的费邑(今山东费县),是季康子的私邑,他为了进一步扩大和巩固自己的统治权力,想攻伐附近的颛臾,把它并吞过来。颛臾是鲁国的附属小国,在费邑的西北约七十里。

当时,孔子反对季孙氏攻伐颛臾。而孔子的学生冉有(即冉求)和季路(即子路)即都是季康子的家臣,因此,孔子责备他俩不该支持季氏。(参看“鸣鼓而攻”)

据《论语·季氏》载:孔子当时向冉有和季路说了一番大道理,其中有这么一些话,大意是:

“……无论诸侯或大夫,办理国家政事,不怕贫穷,不怕人口少,只怕不得安居。如果贫富并不悬殊,穷也就无所谓了,如果都能安居,人口少也就没有。如果不发生战争,也就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灾难。这样,远方的人就会前来归服你,如若嫌归服的人不多,还可以施行仁义礼乐的政教来广泛招致。‘既来之,则安之(他们来了,就要让他们安居下来)。’而现在,你们俩辅助季孙家干了些什么呢?‘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,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’,反而想使用兵力去攻伐颛臾。‘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,而在萧墙之内也’!”

萧墙的“萧”,是“肃”的假借字;“萧墙”,是国君宫门前的照壁。臣子进见君王,到此而增加肃敬,所以叫做“萧墙”。“萧墙之内”,指宫内,这里暗指鲁哀公。因为季孙氏当时和鲁君矛盾很大。季孙恐怕鲁哀公利用颛臾的有利地势来袭击他的费邑,于是他先下手为强,攻伐颛臾。所以孔子说:季孙之忧不在颛臾,而在萧墙之内。

后来人们形容内部发生祸乱,就叫“祸起萧墙”或“萧墙之祸”。

上述孔子说的另一句话“既来之,则安之”和“分崩离析”,后来也都成了成语。不过,“既来之,则安之”这句成语意思却和原来的并不一样了。它是说: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,即使不太满意,也就只好安下来再说吧。

至于“分崩离析”这句成语,意思仍和原来的差不多。《论语》疏注中有这样的解释:“民有异心曰分,欲去曰崩,不可会聚曰离析。”现在,我们用来形容国家或集团四分五裂、支离破碎、不堪收拾。

图片引用自网络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